尚云油.

接受建议,接受扩列,接受表白,接受转载,但请私信得到授权。
文章均为原创
大号另一个app:半次元(尚云油-)

妻管严

张起灵在某个意义上是个妻管严。




从最基础上讲:钱。




张海客基本是每个月都会往雨村寄钱,好言为给族长买点好的。吴邪刚开始还觉得别扭,妈批我们自己没有自己的小金库吗?狗贼!


胖子倒是心安理得,拿着那一沓钱用手沾了点口水就去数,边数边咂嘴道:


“哎哟我去,这钱可够咱用不久嘿”


吴邪骂他:“干嘛?人给你点钱你就屈服?胳膊肘往外拐,真够你的。再说,这都说是给小哥的,有提我们俩一点的名字吗?”


胖子把那三万块钱放好道:“小哥的就是我们的,我们的还是我们的,所以这三万,四舍五入,咱们的。”


吴邪被胖子的逻辑无语到,没讲话。


“不过,”胖子把钱递到张起灵面前,又道:“既然点了小哥名,这钱呢就小哥你收着。”


张起灵把钱接过来,又走到吴邪面前把钱递了过去。


胖子:“?”


吴邪愣了愣,接过这在三个人中跳转的三万块钱,问:“干嘛?”


张起灵看着他,许久蹦出两个字:


“你管。”


“不是,这你的钱给我管啊?以前我们算生活费也没存我这啊,啥时候定的规矩?”


张起灵眼睛闪闪光,讲:“我的钱,你管。”


胖子:??


不是咱仨的钱吗?合着没我份啊




自此,但凡是张海客寄的钱或是张起灵个人得的钱都明入了吴邪名下。不知张海客怎能知道的,大半夜打了个电话到雨村,第一句便是:


“吴邪!把族长的钱还去!!”


吴邪靠在床上乐啧了一声道:“瞎说什么,搞得好像我抢他钱一样。就那钱,你族长主动交我这的!”


对面停了两秒,又吼道:“你丫还强迫族长?!”


吴邪直起身子,回骂道:


“tmd我都说了,主动,主动他给我管的!”


对面又停了5秒,问:


“凭什么?”


“凭我是他男朋友,凭我是你老子!”




二.门禁




最近张起灵每天都会去村口和大爷们下棋。


张起灵学东西是真的快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便从象棋小白进阶到象棋大神。


对此胖子称赞道,一刀999,升级全靠手,全村第一象棋手,直接晋级国家赛。


这给胖子自豪的,差点在家门口贴个光荣之家。


张起灵3点到村口,已经在树荫下坐了三个小时了,张起灵身边围了一堆老大爷,对张起灵的棋道是赞不绝口,顿时收获了不少老baby。


旁边的李大爷说道:“从三点下到现在六点半,这小哥真是不错。”


张起灵正欲将军的手停在半空,问道:“抱歉,现在几点?”


李大爷又看了眼表,讲:“哦,六点三十七”


张起灵猛然站起身来,欲挤出人群,大爷们慌了神,忙开口道:


“哎哎哎,先别走啊,棋还没下完呢”


张起灵摇摇头,解释道:“吴邪说了七点必须回去。”


说完不等老baby们开口,便扬长而去。只留下大爷们细细的议论声。


张起灵中途还在刘大婶家买了点胡萝卜,等到家门口的时候门已经被上了栓,张起灵舔舔嘴唇,手握拳敲了敲门。


没动静。


张起灵喊了一声:“吴邪!”


等了一分钟,才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来人懒懒的开口:“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”还没等张起灵开口,吴邪便自己答道:“七点零七还有27秒到八分。 ”


张起灵解释道:“我去下棋了。”


吴邪嗯了一声。


张起灵把胡萝卜放下,努力把门撑开一个小缝,一只眼睛用力往门缝里面瞅。


四目相对。


哦不,三目相对。


吴邪道:“怎么?是想把一只眼球塞进来当进家门吗?”


“吴邪…”张起灵弱弱的叫了一声,“我买了胡萝卜,我跑着回来的……”


吴邪叹了口气,把栓给放了下来,张起灵刚为自己不用露宿街头松了口气,却又听吴邪说道:














“对了,今晚你睡沙发。”










1325个字


还是第一人称好写,越写越拉了。

评论(98)

热度(25304)

  1. 共121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